新的调查强调了可疑的金融影响


芝加哥——研究人员报告说,妇科肿瘤医生们经常成为性骚扰的目标——而且这种情况发生在大多数男性和女性身上。

据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妇科肿瘤学研究员、医学博士玛丽娜·斯塔申科(Marina Stasenko)分析的一项调查显示,约71%的女性肿瘤学家和51%的男性表示,在职业生涯的某个时候,他们遭遇过性骚扰。

她在第55届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年会上说:“我们的研究发现,在这一人群中,遭受性骚扰的情况很常见,而且男女都有报告。”“令人担忧的是,越来越多的攻击性性骚扰行为被频繁报道。不幸的是,很少有受访者报告了骚扰行为。”

她说,14.5%曾遭受骚扰的受访者举报有关事件。缺乏报告的最常见原因是该事件似乎不够重要,不值得报告;那个人认为不会有什么办法;此人担心遭到报复;许多人说,他们只是不知道去哪里投诉。

2018年9月,Stasenko和同事们向1566名妇科肿瘤学会成员发送了关于工作场所性骚扰经历的问卷,收到了402份回复——回复率约为26%。

她承认,这项研究的一个局限性是,被骚扰的人更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反应,这可能存在选择偏见。

在评论这项研究时,盖恩斯维尔佛罗里达大学癌症中心医学事务副主任梅里-詹妮弗·马克汉姆医学博士说:“我想我们都知道性骚扰是一个社会问题。我认为我们进行这些对话是很重要的。我们能继续前进的唯一方法就是继续讨论性。最终目标应该是职场上的平等。”

在她的研究中,Stasenko说有255名女性和147名男性参与了调查。她还询问性别是否影响经济问题。她报告称,36%的女性和81%的男性表示,他们认为性别在决定工资水平方面没有作用(P<0.001), 57%的女性和91%的男性表示,他们觉得自己的收入与经历相似但性别不同的同事不相上下。

披露:

Stasenko没有透露与行业的相关关系。

Markham披露了与Aduro Biotech、Lilly和Tesaro的相关关系。

来源:

Stasenko M等,《妇科肿瘤医师性骚扰与性别差异调查》,ASCO2019; LBA10502。

BreakingMED,是@Point of Care有限责任公司的一项服务,该公司提供每日医疗新闻报道,以满足忙碌的医生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员的独特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