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研究在2019年ADA上发表,79th美国糖尿病协会科学会议,6月7-11日在洛杉矶举行。下面的专题突出了会议中出现的一些研究。


ACP血糖控制指南的成本效益

2019年,美国医师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发布了一份关于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糖化血红蛋白目标的新指南,该指南对长期健康和经济结果具有潜在影响。为了评估该指南的成本效益,研究人员对受新指南影响的三组患者中,与现状相比,A1C目标改变的长期健康和成本后果进行了评估:1)使用除二甲双胍以外的其他抗糖尿病药物治疗时,A1C水平低于6.5%的患者病情会降至7.0%至8.0%的目标水平;2)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在7.0%至8.0%之间,预期寿命在10岁以下的患者将降低至8.0%以上的目标水平;3)糖化血红蛋白水平高于8.0%,预期寿命超过10年的患者,其预期寿命将提高至7.0%至8.0%的目标水平。研究小组发现,实施该指南将减少近24.5万例心血管事件,增加138万质量调整生命年(QALYs),并增加全国36亿美元的医疗支出。据估计,对于预期寿命低于10年的患者,去强化治疗可节省8,656美元,成本为0.122 QALYs;对于A1C低于6.5%的患者,成本为0.058 QALYs,成本为8,169美元。对于A1C高于8.0%的患者,强化治疗每增加0.38 QALY需额外支付11,454美元。

—————————————————————-

糖尿病缓解持续2年以上

先前的观察研究表明,β细胞的功能质量不可避免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2年后,在糖尿病缓解临床试验中地理定义的亚组参与者中,在饮食诱导体重减轻后获得了初步缓解,研究人员量化了他们的功能性β细胞量,并估计了他们的胰岛素分泌率,以及年龄和性别匹配的(减重后)非糖尿病对照者(NDC)组。胰岛素分泌的中位最大值从基线时的0.58增加到5个月时的0.74,12个月时的0.94,24个月时的0.94,与NDC组相比。第一阶段中位胰岛素应答从0.042 125 nmol/min/m增加2基线时为0.108 nmol/min/m25个月时,为0.110 125 nmol/min/m212个月后,0.125 nmol/min/m2在24个月。那些未能维持缓解的人在5到24个月期间体重增加更多。在应答者中,24个月时平均A1C为6.0%。

—————————————————————-

浏览最新消息和更新

年轻人糖尿病的并发症率高

《今日》杂志2012年发表的研究表明,2型糖尿病“在儿童中比在成人中更为严重”,参与者的β细胞功能迅速丧失。研究人员进行了跟踪分析,现在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25岁,患糖尿病的平均年龄为7.5年。从2011年到2014年,参与者的平均BMI从34.9 kg/m增加236.3公斤/米2,而A1C从6.0%上升到9.3%,在首次诊断为青年发病2型糖尿病后,并发症发生率稳步上升。在长达12年的随访期间,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和高血压的累积发病率分别从3%增加到26%和从20%增加到55%。在随访期间,每年每1000名患者中有6.2例心血管事件。异常白蛋白排泄和高滤过率分别从基线时的8%和12%增加到42%和55%。在2001年和2018年拍摄眼底照片的患者中,观察到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实质性”进展。在怀孕期间,11.9%以流产告终,35.6%的准妈妈因产妇并发症住院,18.1%有子痫前期,37.5%有产妇高血压。在这些怀孕的婴儿中,死胎占3.8%,早产占23.7%,出生体重极低占15.9%,巨大儿占18.9%,新生儿低血糖占28.7%,呼吸窘迫占14.0%,心脏异常占8.5%。

—————————————————————-

维生素D能预防糖尿病吗?

虽然之前的观察性研究表明,低血25-羟基维生素D水平与2型糖尿病风险之间存在关联,但补充维生素D是否有助于降低糖尿病风险尚不清楚。为了评估这一未知因素,研究人员随机选取了至少符合三种糖尿病前期血糖标准中的两种,且没有糖尿病诊断标准的成年人进行维生素D检测3.每天4000 IU或安慰剂,不管基线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如何。到第24个月,维生素D组的平均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从基线的27.7 ng/mm增加到54.3 ng/mm,安慰剂组从28.2 ng/mm增加到28.8 ng/mm。在2.5年的中位随访中,维生素D组糖尿病的主要结局为每100人年9.39例,安慰剂组为每100人年10.66例。不良事件发生率在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该研究的作者总结道:“在没有因维生素D不足而被选择的2型糖尿病高风险人群中,每天补充40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3并不比安慰剂显著降低患糖尿病的风险。”

—————————————————————-

强化生活方式干预对A1C的影响

此前的研究表明,通过现实生活中强化生活方式干预(ILI)的糖尿病和肥胖患者的体重减轻与A1C显著降低相关,持续时间长达5年。由于尚不清楚基线A1C是否影响该人群的血糖改善程度,研究人员评估了5年多的糖尿病和肥胖患者队列,这些患者被纳入了为期12周的ILI项目。研究人员将受试者分为糖化血红蛋白基线水平低于7.5% (A组)、7.5-9.05 (B组)或高于9.0% (C组)的人群。与基线水平相比,A组、B组和C组的5岁时体重分别下降6.6 kg、9.6 kg和8.3 kg。A组A1C在12周时下降0.5%,但在随后5年分别上升0.1%、1.2%、0.3%、0.4%和0.6%。在B组中,A1C在12周时下降了1.1%,在1年时显著降低-0.5%,在3年时上升到基线水平,并维持在该水平长达5年。在C组中,A1C在12周时下降了2.4%,在1年时显著降低了0.9%,在3年时上升到基线水平,并维持在该水平长达5年。该研究的作者表示,他们的发现“可能有助于临床医生利用基线A1C为考虑ILI的患者设定现实的长期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