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心肺复苏的COVID-19患者30天总体生存率为4例(2.9%),但只有1例(0.7%)在30天有良好的神经系统预后,只有18例(13.2%)患者实现了自主循环(ROSC)恢复。这些数字来自于研究在中国武汉一家医院接受心肺复苏的136名新冠肺炎患者。

与大多数有关COVID-19的研究一样,三分之二的患者是男性,105人(77%)年龄大于60岁。119名病人因呼吸系统问题而停药,10名是心脏问题,7名是其他原因。

快速反应小组对发生在重症监护病房的23例(17%)复苏作出了反应。总共有132人目睹了心脏骤停。初始心律检测为停搏122例,室颤/心动过速8例,无脉性电活动(PEA) 6例;11例(9%)停搏时发生ROSC, 6例(75%)室颤/心动过速时发生ROSC, 1例(16.7%)PEA时发生ROSC。

16名(13.4%)因呼吸原因被捕的人有ROSC, 3名(2.5%)存活了30天。10例心脏相关的停搏中有2例,7例其他原因的停搏中没有一例达到ROSC。

作者引用了他们的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包括缺乏关于除颤或首次注射肾上腺素的时间、复苏持续时间的数据,以及关于患者可能在停药前进行的任何干预的信息不完整。

相比之下,2016年对北京12家医院的2712例住院心脏骤停患者进行了调查,其中约有一半的患者主要因心脏原因而发生心跳骤停。60岁以上患者的出院生存率为6.1%,60岁及以下患者的生存率为12.8%。

1340例(49%)停搏患者中,64例(4.8%)存活出院,而423例心室颤动/心动过速患者的存活率为22%。

武汉心脏骤停研究的令人沮丧的结果表明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论。第一,对这些病人进行心肺复苏是徒劳的,第二,即使它能挽救一个生命,也值得做。需要考虑到医护人员抢救这类病人的风险。武汉论文的作者表示,“虽然我们没有正式研究这一问题,但我们不知道有任何参与抢救的临床工作人员因为参与抢救而感染了COVID-19。”但其他国家有数百名医护人员在工作中被感染。

根据最近的一份报告文章英国一家医院信托机构在《英国医学杂志》(The BMJ)上表示,除非医护人员穿戴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PPE),否则不应对COVID - 19患者实施CPR,而且对于没有惊人节律的COVID - 19患者实施CPR是徒劳的。CPR是否被认为是一种产生气溶胶的程序是有争议的。

如果护理人员感染COVID-19并不能工作,可能导致人员不足和更多死亡。这是每个医院都需要解决的道德难题。

skeppel是一名退休外科医生,曾担任外科系主任和住院医师项目主任多年。他在普通外科和一个外科次专业的董事会认证,并已在这两个认证的几次。在过去的九年里,他一直在SkepticalScalpel.blogspot.com和微博@SkepticScalpel。他的博客有超过370,000的页面浏览量,他在Twitter上有超过21,000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