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是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最常见的共病,影响了超过20%的患者群体,”Raffaele Palladino医学博士解释道。“此外,抑郁症与较差的健康行为(如饮食、体育活动)和心血管风险管理有关,这可能对多发性硬化和健康的其他方面产生负面影响。”因此,评估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与普通人群相比,抑郁、血管疾病和死亡率之间的关联是否不同是很重要的。”

发表于神经学从1987年1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Palladino博士及其同事进行了一项基于人群的、回顾性的、匹配的队列研究,研究对象为MS患者(n = 12,251)和匹配的无MS对照组(n = 72,572),按抑郁状态分层,使用临床实践研究数据链(CPRD)数据库。采用时变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评估MS、抑郁、血管疾病发生时间和死亡率之间的关系。分析也按性别分层。

血管疾病发生的风险和死亡率增加

“我们发现,与对照组相比,患有抑郁症的MS患者发生血管疾病和死亡的风险更高,”Palladino博士说。“在基线上,21%的患有

MS (n = 2,535)和9%的对照组(n = 2,535)患有抑郁症。在这两组人中,患抑郁症的人更有可能是女性,而且比不患抑郁症的人更年轻。在MS组和对照组中,超过40%的抑郁症患者同时也是吸烟者。然而,那些没有抑郁症的人在指数年的血管风险更高;没有抑郁症的MS患者中,7.7%的人在指标年有糖尿病,6%的人在服用抗高血压药物,尽管后者与没有抑郁症的对照组相比差异不显著。”研究人员发现,每10万人年无抑郁对照组的全因死亡率为2.53 (95% CI, 2.42-2.64),有抑郁对照组为3.59 (95% CI, 3.18-4.05),无抑郁的MS患者为10.58 (95% CI, 9.99-11.21),同时患有MS和抑郁症的患者为10.30 (95% CI, 9.17-11.57)(图)

浏览最新消息和更新

与无抑郁对照组相比,有抑郁对照组的10年全因死亡率风险高出1.8倍(HR, 1.75;95% CI, 1.59-1.91),没有抑郁症的MS患者高出3.9倍(HR, 3.88;95% CI, 3.66-4.10),多发性硬化症和抑郁症患者的风险是正常人的5.4倍(HR, 5.43;95%可信区间,4.88 - -5.96)。帕拉迪诺博士说:“与没有抑郁的对照组和女性相比,患有或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人患心血管疾病死亡的风险增加了两倍。”“这种联系在男性中较弱;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和抑郁症的男性并没有增加心血管死亡率。”

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心理健康筛查

帕拉迪诺医生说,尽管抑郁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的结合对死亡率有协同作用,但其背后的原因仍不清楚。“有几个因素可能会起作用,”他说。“抑郁症与炎症、免疫失调以及下丘脑垂体轴失调有关。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可能无法像没有精神疾病的人那样管理他们的心血管风险因素。”

帕拉迪诺博士和同事们指出,这些发现支持了他们之前的研究,即与匹配的对照组相比,大血管疾病的风险总体上增加了30%,并强调识别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抑郁的重要性“为了减少风险和及时管理病情,评估血管风险和筛查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精神健康障碍是极其重要的,”Palladino博士总结道。“应该进行更多的研究来评估是否有效地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抑郁症可以降低血管风险,从而减少残疾进展和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