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性粒细胞(NG)特异性生物标志物对急性视神经脊髓炎谱系障碍(NMOSD)、抗MOGAD和复发缓解MS[1]的快速鉴别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特异性。NG生物标记物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测量出来,可以为急性治疗干预提供决策支持。

NMOSD和MOGAD的诊断金标准是测量AQP4和MOG抗体,但灵敏度有限,实验室周转时间长达2周。需要更好、更快的检测,因为“时间就是大脑”,瑞士巴塞尔大学医院的David Leppert博士解释说。本研究的目的是检测脑脊液中ng来源的生物标志物是否可以用于鉴别NMOSD和MOGAD与MS。

42例NMOSD患者的脑脊液样本(18例急性,24例稳定),6例MOGAD患者,41例复发缓解MS患者(18例急性,23例稳定)。共测量4个ng标记物:elastase、MPO、MMP-8和NGAL。将其与NMOSD和MS中两种已知的神经元(NfL)和星形胶质细胞(GFAP)损伤标记物进行比较,并与另一种星形胶质细胞标记物S100B进行比较。25例健康对照组脑脊液作为参考。

NMOSD和MOGAD均出现ng标记。它们的水平与脑脊液中最高和最低的NG细胞计数相关。急性NMOSD 4 NG指标均高于健康对照组和急性缓解期MS(均P<0.01)。在MOGAD组中,弹性蛋白酶、MPO和MMP-8与健康对照组和急性复发缓解组相比(P<0.025)增加(P<0.04)。仅NMOSD组GFAP水平升高,且以急性期为主(P<0.01)。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所有疾病组的NfL均升高(P<0.01)。这两种生物标志物都不适合区分NMOSD和MS,但它们是有用的疾病活动标志物。在急性NMOSD中,与MOGAD的中位值相比,分别有89% (AUC=0.82)和83% (AUC=0.80)的患者S100B和GFAP水平升高。因此,升高的S100B和GFAP水平将急性NMOSD与MOGAD区分开来。

lepert博士得出结论,ng特异性生物标志物与当前NMOSD的EDSS评分相关,可以用于快速鉴别急性NMOSD和MOGAD与急性复发缓解MS,甚至在自身抗体阴性的病例中。然而,这些标记物在这方面的敏感性/特异性目前还不如金标准。

  1. Leppert D. MSVIRTUAL2020,摘要LB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