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Maatman解释说:“预测那些坏死性胰腺炎(NP)患者可能通过经皮引流(PD)获得成功的能力(相反,预测那些可能需要升级到更有侵袭性坏死干预的患者)可以显著简化临床决策。”那些预计仅通过PD就可获得疾病解决的患者可能会在随后的几天至几周内进行计划的引流管重新定位、引流管大化和/或额外的引流管放置,并取得预期的成功。另外,当失败的预测因素存在时,早期升级到更明确的坏死干预可能会防止与长时间经皮干预相关的持续生理性萎缩,允许通过治疗算法进行有效进展并改善预后。”

在一项发表在《胰脏学》上的研究中,Maatman博士和他的同事们试图确定坏死的特定位置或模式(即坏死形态)是否更适合帕金森病作为一种明确的坏死治疗策略。以及是否断开胰管综合征(DPDS)影响了PD单独治疗最终坏死解决的能力。研究比较了2005年至2018年期间接受NP治疗的患者,根据他们是单独通过PD获得疾病解决还是需要加强干预。

虽然两组之间没有观察到坏死形态的差异,且死亡率和治愈NP的月份相似,但PD组重复经皮干预的次数明显更多,而DPDS患者更可能需要增加干预。Maatman博士补充说:“单个患者坏死形态不能预测需要干预的NP中PD的成功(或失败)。”PD是一种重要的微创坏死干预手段,在三分之一的患者中实现了明确的疾病解决,并在其余患者中充当了其他清创术方式的桥梁。虽然DPDS的存在与PD单独治疗导致最终坏死失败的可能性增加了3.4倍,但四分之一的PD患者在不需要进一步干预的情况下获得了最终坏死的解决。因此,ddpds的存在并不排除将经皮引流作为坏死性胰腺炎的最初干预措施。”

Maatman博士补充说,这项研究强调了有必要在有经验的多学科团队的指导下,利用现有的机构专业知识,针对个别患者量身定制坏死性胰腺炎干预措施。

参考文献

断路胰管综合征预示着经皮治疗坏死性胰腺炎的失败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424390320300326?via%3Dihub